Cegos久思财税—让您财税无忧
关注我们:
  • 全国服务热线:(021)6049 02496089 6349 QQ/微信交流:1197915899
    您还没有加入会员,去加入会员试试 >>
        当前位置: 首页 > 久思内参 > 财税期刊 >

    最新财税资讯20140328

    时间:2015-02-06 10:3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美国税务局“长手”伸到香港...
     

    美国税务局“长手”伸到香港... 2
    国家重点清理“税收洼地” 企业面临实力大考... 5
    珠海《横琴新区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出台... 6
    权益性投资收益免税要注意特例... 7
    诸暨国税局受理太子龙偷逃税举报 或影响上市... 10
    China urged to accelerate tax reforms. 14




    1.美国税务局“长手”伸到香港
    现在,外界都在关注中国将如何处理《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规定。
    美国查税机构的核查范围已正式扩大至香港。目前的问题就是,中国其他地区是否也将被覆盖。
    作为中国一个特别行政区的香港,周二与美国签署一份协议,将分享在香港工作或在香港拥有资产的美国人的税务信息。此举是美国政府在全球打击逃税并试图挽回预计达数十亿美元税收损失的努力之一。
    这份信息共享协议的内容非常严格,当一方的税务机构要求获得另一方某一个人的税务信息时,双方需要交换相关文件。由于香港并不要求生活在海外的公民纳税,因此香港和美国之间的这一信息共享可能成为单向交易。
    更重要的是,该协议可能预示一项政府间协定将达成,从而使美国可以根据《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 简称FATCA)在香港采取执法行动。该协定达成后,美国政府将要求金融机构向其披露美国公民所开立账户的详细信息。
    原本预计会在今年1月生效的FATCA规定,所有居住在美国以外的美国公民和绿卡持有者都应披露银行账户和财务信息。这一规定已引发强烈抵制,许多在亚洲的美国人因不愿忍受繁杂的申报工作和承担额外税务负担,已放弃美国国籍或绿卡。与此同时,许多在香港的私人银行已开始拒绝为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开立账户,理由是税务相关文书工作成本过大。
    尽管FATCA规定已经准备了数年,其正式实施日期已经被推迟至今年7月1日,部分原因是很多国家尚未签署恪守该规定的协议。在亚洲,只有日本与美国签署了政府间协议,表示将完全遵守FATCA规定。香港周二表示,相关协议正在准备阶段。
    现在,外界关注焦点都集中在中国,以及中国其他地区将如何处理FATCA规定。
    毕马威会计事务所(KPMG)在香港的税务合伙人甘兆年(Charles Kinsley)表示,外界普遍预计中国也将签署协议。他说,中国大陆很多金融机构已经在研究FATCA项目了。(注意:中国有钱的投资者都希望获得美国绿卡。)
    如果一国不签署协议,会有什么风险呢?如果不签署,那么这个国家的银行就会伤透了脑筋。美国此前表示,对于那些未签署FATCA协议的国家的金融机构,其与美国相关的任何业务都将被征收30%的预扣税。出于这一原因,很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都希望本国政府能够签署协议。
    甘兆年在谈到香港政府周二的声明时表示,对于香港的金融机构来说,这是件好事。
    那么对于那些为了逃避美国国家税务局(IRS)而将资金存入海外银行帐户的美国人来说呢?甘兆年表示,他们无疑将承受压力;银行机密已成过去式。
    Jason Chow
    For Americans in China, the Taxman Cometh
    The long arm of the American tax man has officially reached its way to Hong Kong. The question is, will it extend to the rest of China?
    Hong Kong, a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China, signed an agreement with the U.S. on Tuesday to share tax information about Americans who work or have assets in the southern Chinese city. The agreement is part of the U.S. government’s global campaign against tax evasion and an attempt to recover an estimated billions worth of lost revenue.
    The information-sharing agreement is strictly that – the two tax authorities will trade files on an individual if one authority asks for it. Since Hong Kong doesn’t demand taxes from its residents who live abroad, it’s likely the information sharing will be a one-way exchange.
    More importantly, the agreement is a precursor to an expected inter-governmental deal that will see the enforcement of the U.S. 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 or FATCA, in Hong Kong. Under such an agreement, the U.S. government would require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o disclose details about American-held bank accounts to the U.S.
    Initially slated to take force in January of this year, FATCA requires all U.S. citizens and green card holders who reside outside the U.S. to disclose their accounts and financial information. It’s triggered a substantial backlash: Many in Asia have given up their U.S. citizenship or green cards rather than put up with all the paperwork and additional tax liabilities. At the same time, many private banks in Hong Kong have begun refusing to take on the accounts of U.S. citizens and green card-holders, saying the cost of the tax-related paperwork is too great
    Though FATCA has been in the works for years, its implementation has been delayed to July 1, partly because many countries haven’t yet signed agreements to abide by its rules. In Asia, only Japan has signed an intergovernmental deals to be fully FATCA-compliant. Hong Kong said on Tuesday a deal is in the works.
    Now, all eyes are on China and how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will deal with the FATCA.
    “The general expectation is that that China will sign,” said Charles Kinsley, tax partner at KPMG in Hong Kong. “Many mainl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n China are already working on FATCA projects.” (Take note, rich Chinese investors looking for green cards in the U.S.)
    What’s at risk if a country doesn’t sign on? A lot of headache for its banks. The U.S. has said that financial institutions from countries who don’t sign onto a FATCA agreement will be subject to a 30% withholding tax from any of its U.S.-related business. For that reason, many banks and other financial companies are hoping their home governments sign on.
    “For Hong Kong’s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his is a good thing,” said Mr. Kinsley of Hong Kong’s Tuesday announcement.
    As for Americans who hope to avoid the IRS by stashing cash in foreign bank accounts? “They’re certainly going to be under pressure,” he said. “Banking secrecy is the thing of the past.”

    2.国家重点清理“税收洼地” 企业面临实力大考

    地方税收优惠政策收紧的风声越来越大。今年3月6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明确表示,各地出台的一些税收优惠政策过多过滥,应该清理。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在部署2014年工作时也强调,要清理和废除妨碍全国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规定和做法,防止和纠正违法实行优惠政策的行为。
    “减税一直被认为是经济发展的发动机和助推器。因此,无论政府部门还是企业,都积极争取税收优惠政策,地方更是把向中央争取税收优惠视为促进区域发展的关键。如果争取不到,就自定政策,导致越权减免税、以支出代减税等现象频出,令中国名义税负与实际税负差距不断扩大。”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此以往,一些税收政策已经失去原本宏观调控的功能,成为变相的利益倾斜。
    记者从财政部了解到,中国目前的税收优惠政策包括区域性政策、行业性政策、企业规模性政策、所有制性政策四大类。此次清理,涉及的主要是区域性税收优惠政策。
    “据统计,我国已经出台实施的区域税收优惠政策共有30项,还有一些正在申请的区域性税收优惠政策项目。”楼继伟表示,区域发展规划应与税收优惠政策脱钩,今后原则上不再出台新的区域税收优惠政策,税收优惠政策统一由专门税收法律法规规定。同时,严格禁止各种越权税收减免。
    白景明表示,有必要通过深化税制改革和税收法治化来逐步清理规范税收优惠政策,最终实现区域间的税收公平,进而诱导要素按效率高低分别流入不同区域。“这种做法对经济欠发达地区实际上更为有利,因为在没有税制比较优势条件下,资本更倾向于流入人工成本和资源成本更低的区域。”
    税收优惠被清理规范后,将对企业带来怎样的影响?安邦咨询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地方政府以各种税收优惠吸引投资已成普遍现象,换言之,现在企业的投资成本中,本来就包括这一部分优惠。如果今后普遍取消税收优惠,相当于给投资企业增加了一次税收。
    对此,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对多数企业来说,对待税收优惠的普遍态度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公”。基于此,他们都希望国家对税收优惠的清理不要走过场,而应该通过法律的硬性约束,将税收优惠政策牢牢固化。
    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的相关专家认为,清理规范税收优惠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将得到更好的发挥,真正有实力的企业无疑将在更加公平的税制环境中不断激发出新的活力,而靠税收优惠过日子的企业,则会面临转型升级的巨大压力。

    3.珠海《横琴新区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出台

    2014-03-28
    昨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正式公布《横琴新区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以下简称《优惠目录》)和相关优惠政策,对设在横琴的鼓励类产业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该项政策对于横琴打造与港澳趋同的营商环境、构建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新平台具有积极推动作用。
    此次公布的《优惠目录》共五大类72条,其中高新技术类37条、医药卫生类13条、科教研发类10条、文化创意类5条、商贸服务类7条。全部属于国务院批复横琴重点发展的产业类型,与横琴的产业定位和发展方向高度契合。
    该项政策的出台,充分体现了对于横琴打造粤港澳紧密合作示范区、推动与港澳融合发展的战略支持。据此,横琴新区企业所得税税率将与港澳地区接近,有利于港澳企业和更多的投资者进驻横琴,促进横琴对港澳合作和产业融合发展。
    凡是以符合《优惠目录》规定的产业项目为主营业务,且其主营业务收入占企业收入总额70%以上的企业,均可享受上述政策。

    4.权益性投资收益免税要注意特例

    企业所得税法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符合条件的居民企业之间的股息、红利等权益性投资收益为免税收入,但实践中征纳双方经常会出现免税年度、免税限额等方面的争议问题。笔者通过相关案例并列举观点,供大家参考。
    案例1
    免税所属年度的确认:A公司2012年12月20日作出决议,分配以前年度的利润200万元,投资方B公司2013年4月收到款项并计入投资收益。B公司前往主管税务机关办理免税手续时被告知投资收益的免税所属年度为2012年,并非B企业入账的2013年。
    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规定,股息、红利等权益性投资收益,除国务院财政、税务主管部门另有规定外,按照被投资方作出利润分配决定的日期确认收入的实现。会计政策也一样是以被投资方作出利润分配决定的日期确认收入的实现。但在实践中,由于企业内部沟通问题,投资方财务人员常常不能及时掌握被投资企业的分配情况,甚至是在银行对账单出现富余款时才发现被投资企业已经作出分配,导致被投资企业分配与投资企业入账之间存在较长的时间差。若被投资企业作出分配和投资方入账均发生在同一年度,则会计和税务均不存在太大问题。相反,若存在案例中发生在不同年度的情况,为保证企业申报数据的准确性以及A、B企业分红年度的同一性,B企业可能会被税务机关要求调整年度汇算清缴数据后才能办理免税手续。
    案例2
    不按投资比例分配:甲公司由A、B、C公司投资设立,分别占50%、40%、10%股权。2013年3月甲公司作出分配决议,分配2012年度利润100万元,其中A公司55万元、B公司45万元,C公司放弃此次分配的权益。A、B公司前往主管税务机关办理免税手续时,被告知免税额分别为50万元和40万元,超比例部分不属免税范围。
    近年来,不按比例分配情况在不断增多,原因不一,可能是各投资人对分红的需求不一造成,也可能是股东对被投资企业的不同贡献造成。在税务处理方面,部分股东放弃权利,其他股东超比例分得的股息红利是否可以免税的问题,各地税务部门处理并不一致。一种观点认为公司法并不禁止不按比例分配的情况,税务法律法规也无禁止性规定,按有利于纳税人原则,超比例的部分也属于免税范围。但是为证明不按比例分配的合法性,税务部门应该要求被投资企业提供所有股东签字确认的分配决议,甚至要求被投资企业修改公司章程中的分配条款。另一种观点认为,虽然公司法不禁止,但是按照市场原则,股东不会无偿地放弃权利,应该会在其他方面获得补偿,若把多分部分也纳入免税范围,可能会助长幕后交易,将应税收入转化为免税收入。而且放弃权利可以视同为对其他股东的赠与,受赠的股东超比例分得款项为受赠所得,而不再是股息红利,应依法缴纳企业所得税,所以案例2中,A、B公司的免税额分别为50万元和40万元。
    案例3
    分配额超过被投资企业税后利润总额:A公司2012年度税前利润400万元,调增应纳税所得额100万元,实际应纳税所得额500万元,缴纳企业所得税125万元,税后利润275万元。2013年3月作出决议,分配2012年度的税后所得375万元。投资方B公司前往主管税务机关办理免税手续时,被告知分配不能超过年度税后利润,超过部分不属于免税范围。
    公司法及会计政策以“利润”衡量企业经营情况,企业所得税法以“所得”来计算税额。两者类似却不尽相同。如上例,A公司2012年度应纳税所得额为500万元,而会计利润仅有400万元。纳税人的观点很直接,既然按500万元征税,免税额也应按500万元为基础计算,税后就是375万元,符合避免重复征税的立法原则。税务部门的观点也很合理,公司法规定税后利润才可以分配,而且超过税后利润分配的话,将在会计上形成负的未分配利润余额,相当于亏损,所以分配不能超过税后利润,免税范围也不应涵盖超过的部分。但是笔者认为公司法与税法是不同的法律范畴,税务部门解释公司法的“税后利润”定义的做法不专业、不明智、无权限。税务部门应该紧紧抓住居民企业间的税政策本身以及背后的立法原理作为立足点进行判断。笔者认为居民企业间的投资收益免税的立法主旨在于鼓励投资,避免重复征税,那么投资方的免税额就应该与被投资方的应纳税所得额存在必然的联系,不能完全割裂,所以纳税人的观点应该得到支持。
    案例4
    分配额超过被投资企业的应纳税所得额:A公司为核定征收企业,2012年度汇算清缴时的年度总收入500万元,按10%应税所得率计算的应纳税所得额为50万元,计征企业所得税12.5万元。实际A公司账面盈利58万元,税后仍有45.5万元。2013年3月作出决议,分配2012年度的利润45.5万元,投资方B公司2013年4月收到款项并计入投资收益。B公司前往主管税务机关办理免税手续时被告知投资收益的免税限额为税后的应纳税所得额,超额部分不属于免税范围。
    案例3与案例4是一个相同问题的不同表现,案例3是会计利润小于应纳税所得额,案例4则是相反情况。案例4中的A公司的征收方式为核定征收,账载利润大于应纳税所得额,税后的余额也相应地存在差异,这种现象在核定征收企业中非常常见。该案中,按应纳税所得额计算的余额=50-12.5=37.5(万元),而按会计利润计算的余额=58-12.5=45.5(万元),从而导致了纳税人与税务机关对免税限额的不同看法。
    笔者认为,核定征收是对财务制度不健全,无法准确核算应税所得的企业的一种征收方式,因此可以推定企业账面利润不能准确反映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所以上例的税后利润45.5万元只是一个“虚”数,并非一个“实”数。同案例3的观点,居民企业之间投资收益免税的立法目的在于鼓励投资、避免重复征税,抓住了立法主旨,案例问题可以迎刃而解,所以只有税后分回的投资收益才属于免税范围。

    5.诸暨国税局受理太子龙偷逃税举报 或影响上市

    2014-03-28
    中国知名男装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子龙)与安徽区域加盟商韩万强因门店关闭所引发的纠纷仍未了结。
    日前,韩万强举报太子龙涉嫌偷逃税。韩万强出示的举报信显示,太子龙在与加盟商合作过程中违背法律、违反财务管理制度,加盟商货款汇入公司指定的私人账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浙江省绍兴市国税局和诸暨市国税局稽查局证实,已立案受理该举报,目前正在进一步核实当中。太子龙方面表示不存在偷逃税。
    私人账户引争议
    去年5月,太子龙加盟商韩万强在加盟店合作半年后关闭,太子龙将韩万强告上法庭,要求支付30万元违约金并赔偿损失。今年1月12日,浙江省诸暨市法院一审判决韩万强赔偿太子龙11.66万元等
    韩万强不服一审判决,向浙江省绍兴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述,二审于3月24日开庭。
    与此同时,韩万强向记者提供了新的质疑材料。他出示的《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清单显示,安徽区域加盟商的货款汇入了太子龙公司指定的私人账户。
    记者在太子龙与韩万强签订的《特许经营合同》上看到,甲方指定的账户一栏是空白的,只有乙方韩万强的账号。太子龙公司董秘陈红江向记者称,汇入的个人账号是双方认可的,因为打到谁那里都是不安全的,找了个第三方。
    针对上述银行账户交易清单,韩万强对记者称,这些都是太子龙为了证明上述关闭的加盟店的营业额而向法院出示的,但这些清单无意中透露出了这些私人账户。
    对于韩万强的举报,浙江省诸暨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局长郑雪斗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该举报已于去年10月份立案,目前正在进行调查核实,并对公司其他区域加盟商入账状况进行梳理。
    从行政划分上,诸暨隶属于绍兴市,对于上述案件,绍兴市国税局稽查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称,目前案件由诸暨市稽查局负责,但结果必须上报给绍兴市国税局。
    对于举报案件的处理期限,绍兴市国税局稽查局局长周锰向记者称,目前案件的处理期限,一般从举报到最后结果反馈,期限快的有10天,也有30个工作日,情节比较严重的可以延期,一般为3个月。
    从去年10月份至今,太子龙被举报已经有半年。郑雪斗解释称,这么长时间是因为该案跨区域,同时所涉及的业务量较大。
    对于上述举报,太子龙公司董秘陈红江向记者表示,目前税务部门在处理,不存在偷逃税。
    知名财会专家、用友公司首席会计学家、中央财经大学客座教授马靖昊向记者表示,是否涉及到偷逃税要以票据为准,如果这些个人账户最后归结到了公司账户,并且开出票据,就不存在偷逃税款,反之则存在涉嫌偷逃税款;不过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公司的营业额汇入个人账户不符合企业财务管理制度,不利于公司的财务管理,按照税务企业财务管理的制度,收支两条线,个人与公司账户应严格分开。
    或影响公司上市之路
    韩万强还向记者反映称,通过个人账户,太子龙刻意隐瞒了真实的销售信息,太子龙这些加盟店采取定额征收税收,税率为17%,但实际发生的销售额远远大于定额税金额,应该主动申报,否则涉嫌少缴税款。
    陈红江对此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家加盟店的税务是由韩万强注册登记的,纳税主体是韩万强,他们按照相关税务制度缴纳了应缴的税务。记者留意到,陈红江出示的这些营业额开出的发票,税率为17%。
    韩万强对此称,加盟店确实是由他注册登记的,但按照他们签订的经营合同,税款事宜由太子龙实际代扣。在未经本人确认同意的情况下,私自违反财税规定,将营业额汇入私人账号不正常。
    据诸暨新闻网消息称,2013年,太子龙已进入上市辅导期,有业内人士对此分析认为,如果偷逃税务查实,或将给目前正试图登陆资本市场的太子龙公司带来负面效应。
    庭审现场
    太子龙与加盟商纠纷案二审开庭加盟关系成诉讼焦点
    3月24日,绍兴中院对太子龙与加盟商韩万强的纠纷进行了公开审理。在法庭上,双方就是否存在“特许经营”关系展开激烈辩论,韩万强还认为,由太子龙公司起草制定的《特许经营合同》有存在“陷阱”之嫌。
    当天庭审结束后,庭审法官出面促和,但双方未能达成和解。
    是否是加盟关系?
    在法庭上,韩万强以太子龙隐瞒经营状况,违反了相关特许加盟管理办法“发难”时,太子龙辩护律师当场予以否认,称该加盟合同性质上属于甲乙双方确定的合作经营合同,不适合特许加盟管理条例。
    中国特许经营、连锁经营知名专家、中国政法大学特许经营研究中心李维华对此称,合同上已明确属于特许加盟关系的,以合同约定的为准,若合同协议上没明确,则以真实的经营关系来认定,合同上已写明为特许经营关系,在法律上,归属于特许加盟关系,并非合作经营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连锁加盟是商业特许经营的一种俗称。根据2007年5月1日我国开始实施的 《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规定,商业特许经营,是指拥有注册商标、企业标志、专利、专有技术等经营资源的企业(特许人),以合同形式将其拥有的经营资源许可其他经营者 (被特许人即加盟商)使用,被特许人按照合同约定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并向特许人支付特许经营费用的经营活动。
    近年来,连锁加盟模式吸引了众多经营者,成为中小企业品牌,尤其是商贸、流通、餐饮、服装等行业主要的经营方式,也为日益增多的中小投资人提供了创业机会。
    合同有陷阱?
    韩万强称,太子龙服饰公司不但没按国务院 《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二条规定约定:“被特许人在特许经营合同订立一定期限可以单方面解除合同”,同时太子龙公司单方起草的格式合同设置了加盟陷阱。
    在上述《特许经营合同》中,违约责任中前两款明确,任何一方都不能违约,如一方违约,应向对方偿付违约金30万元,第二条又约定,如乙方违约,乙方向甲方缴纳的特许经营保证金不予退还。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加盟商违约,将要损失60万元。
    庭审后,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法官就上述合同向韩万强调解时亦表示,从公平性角度来说,对韩万强是不公平的,按照合同违约责任,太子龙只要承担30万元的违约金,而加盟商一旦违约,违约金加保证金,就要承担60万元。尽管合同不利于韩万强,但他已经签了字。
    此外,就在走司法途径的同时,韩万强向太子龙公司属地的浙江省绍兴市商务局进行了实名举报,称太子龙涉嫌违反特许加盟合同,隐瞒特许经营信息,欺骗加盟商等问题。
    浙江省绍兴市商务局市场发展处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3月18日,韩万强到商务局做了笔录,并领取了受理通知书,进一步提供了太子龙涉嫌隐瞒信息的具体行为,商务局向太子龙方面提供相关材料进行解释和说明,目前商务局的态度是依法办理。

    6.China urged to accelerate tax reforms

    By Judith Ugwumadu | 24 March 2014
    China needs to implement tax reforms as soon as possible to strengthen its economic growth, Asian Development Bank’s president Takehiko Nakao has said.
    Speaking at the 2014 China Development forum in Beijing yesterday, Nakao said public finance reforms were crucial for sustainable growth and inclusive development. He warned that China was not currently collecting enough tax revenues to cover increasing expenditures, noting that it amounted to just 22% of it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compared to 34% in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countrie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needs to proceed with public finance reforms for its sustainable and inclusive development. Transition to higher income status through innovation-driven growth requires more investment in human capital,’ Nakao said.
    ‘Rapid population ageing, rural-urban integration and remaining poverty require the increase of expenditures to strengthen social safety nets. To finance these increasing expenditures, the tax system should be reformed.’ 
    Acknowledging that China had already taken steps on tax reform, such as piloting property taxation in local government and expanding value-added tax into the services sector, the ADB president said more needed to be done.
    Nakao set out several principles for tax reform, which included: the need to ensure adequate revenues were collected; equity, to ensure a fair distribution of income and wealth; simplicity, to ensure taxes were complied with and collected; neutrality, to avoid distortion to economic activities; and sufficient foresight to anticipate socioeconomic challenges such as demographic change and slower growth.
    He also highlighted the need for China to address challenges in local government finance, noting that local bodies were responsible for 85% of total expenditure, yet their share of total revenue is less than 50%. ‘It is important to reconsider the assignment of expenditure responsibilities between the central and local government so that they are not overburdened,’ he said. 
    Laying down some ideas to increase local government revenues, he urged the PRC to enhance taxes on natural resources and property; provide larger transfers from central government; and introduce municipal bonds to give local governments more flexibility to borrow. 
    In connection with public finance reforms, Nakao added: ‘The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 (PPP) model could help the local governments in the PRC make the transition to becoming buyers of services on a competitive basis rather than suppliers.’ 
    However, he warned against using PPPs as a tool to transfer expenditure to less transparent off-budget spending as they bring risks and contingent fiscal costs on local governments. 
    The need for economic reform was underlined by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managing director Christine Lagarde who also spoke at the event. 
    She said: ‘To tackle challenges facing the next phase of the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China needs to comprehensively deepen reforms.
    ‘Unleashing the potential of the service sector, building a modern financial sector and promoting inclusive growth, combined with pro-green policies, will help ensure that China achieves such a transformation.’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久思财税—让您财税无忧
    • 上海·江苏·北京·天津·安徽·大连·福建·甘肃·广东
    • 广西·贵州·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吉林·黑龙江
    • 江西·辽宁·宁波·青岛·山东·山西·陕西·深圳·内蒙古
    • 四川·苏州·温州·厦门·浙江·重庆·珠海·新疆
    聘财网-专注财税金融人力资源服务平台
  • 沪ICP备130398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