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gos久思财税—让您财税无忧
关注我们:
  • 全国服务热线:(021)6049 02496089 6349 QQ/微信交流:1197915899
    您还没有加入会员,去加入会员试试 >>
        当前位置: 首页 > 久思内参 > 财税期刊 >

    最新财税资讯20140310

    时间:2015-02-06 10: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从第三方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进项问题
     
     
    一定要知道的税制公正模型...
    电子发票报销与统一标准问题待解...
    IPO涉税信批盘点...
    How to Get Your Profits Out of China.
    纳税义务不随合同约定而改变的税务稽查案例...
    从第三方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进项问题...
     

    1.一定要知道的税制公正模型

    2014-03-10
    在市场经济国家,居民与政府的联系纽带就是税,如果没有税,居民与政府几乎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税”的拉丁文是“tangō”,就是“接触、联系”的意思,是税把居民与政府联系在一起的。
    经济体由政府、企业、居民三个部门构成,政府不对自己征税,所以,纳税的只有企业和居民两个部门。说企业纳税,这只是法律意义上的“纳税人”,企业不是负税人,企业交的大多数税都加进产品的价格里,由最终消费者承担。所以说,对企业征税就是对居民征税,企业只是代替政府向居民征税而已。故此,读者一定要清楚:政府征的任何税都最终转嫁给居民个人。
    关于这一点,很多人没有认识到,包括一些财经大学的教授,一说减轻百姓税负,几乎都瞄准工薪所得税。实际上,中国的工薪所得税在居民税负里的比重小得可以忽略不计。2013年全国公共财政收入129143亿元,其中税收收入110497亿元,非税收入18646亿元。2013年工薪所得税仅4092亿元,占税收收入的3.7%。要说中国人均税负1万元,我们交的工薪所得税仅有370元,那9630元基本上都是企业交的税,然后再转嫁给居民个人。你花200万元购买一套房子,其中就有大约100万元的税,虽然你没直接向政府交这100万元的税款,但企业早就替你交了,然后把税款加进房价里向你索回这些税。其他商品也是如此。
    几天前,一个朋友去美国访问回来对我说:“过去见媒体报道说美国物价如何便宜我还不太相信,这次去美国一看,把我惊得目瞪口呆,美国的人均收入是我们的10倍,可他们的物价几乎都比我们便宜!”我告诉她美国物价便宜的秘密:美国没有增值税,企业税负轻,商品价格里的税少,物价当然就便宜了。
    既然政府征的任何税都由居民承担,那么,怎样的税制对居民来说才是公正的呢?
    我们可以把居民分成三个阶层,即穷人、中产阶级和富人。按经合组织的定义,把居民户收入中位数向下浮动60%定为贫困线,向上浮动60%定为富裕线,家庭收入低于中位数的40%就是穷人,收入在中位数的40%至160%之间的就是中产阶级,收入高于中位数160%的就是富人。
    公正的税制是避免让穷人纳税,让中产阶级少纳税,让富人多纳税。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很多部门几乎专为富人提供服务,穷人一生也许不曾进入这些部门,所以,这就需要富人多纳税,即谁从社会得利多谁多纳税。
    如果对企业征税,就很难让富人多纳税,因为对企业征税的本质就是征收消费税,人活着就要消费,人人都是纳税人。我们假定物价里有50%的税,如果一个富人收入1000万元,他用于国内生活消费只有40万元,其他960万元则到海外消费,富人的负税率只有2%。作为穷人来说,如果收入5万元,这5元都要为生存消费掉,他的负税率就是50%,穷人的负税率是富人25倍。
    现在读者应该明白了,对企业征税其实就是对居民征税,由于对企业征税,税款要加进商品的价格里,谁的国内生活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例大,谁的税负就重。穷人的收入几乎都要在国内消费掉,而富人的收入,只需要拿出一小部分用于国内生活消费,所以,对企业征税会加重穷人的税负。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知,一个公正的税制,不应对企业征税,而直接对居民征税。对居民只征收入税和财产税,这样,就可以精准地把纳税人定位在富人身上,避免让穷人纳税。这才是税制改革方向。

    2.电子发票报销与统一标准问题待解

     2014-03-09
    近期,电子发票成为两会期间的热门话题,有关普及电子发票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作为普通的老百姓,可能大多数人还不了解电子发票是怎么一回事。而作为中国第一个“吃螃蟹”的电商企业——京东,迄今已开出了400多万张电子发票,试点范围也从北京扩大到上海、江苏等地。电子发票究竟有哪些好处,让京东走在行业之前?
    利于社会税收管理 维护市场公平
    “以票控税”是我国主要的征税手段。传统纸质发票在商业行为与发票核对之间存在滞后,税务机关无法实时跟踪发票信息。一些不法分子通过制售假发票,利用虚假发票抵扣税款、骗取退税,干扰国家经济秩序,并给滋生腐败和其他经济犯罪提供了便利,成为经济活动的一个顽疾。电子发票的无纸化、全程信息化则可以有效解决这些问题。
    北京市国税局征管和科技发展处处长李伟力表示,电子发票没有印制环节,纳税人申领发票手续更简化,通过登录电子发票网上平台即可实时查询电子发票,有利于提升税务机关对发票的管理效率和加强税收征管。同时,国家以电子发票为抓手,推广对网络电商进行征税管理,将有力打击偷税、漏税现象,维护规范纳税企业的公平竞争环境。
    可提升企业效率 降低运营成本
    京东集团税务副总裁蔡磊对笔者表示,“一直以来,京东坚守‘正品、行货’理念,坚持向消费者出具正规发票,以保障消费者在购物及售后过程中的权益。然而,传统纸质发票以纸质为媒介载体,发票存储、遗失和红字发票管理成本较高。发票的成本包括发票的纸张成本,发票的仓储、管理、快递,还有发票打印的设备、耗材,以及人员等。仅以发票纸张成本来看,京东集团北京公司2013年每月发票用量超过几百万份;而为满足开具发票需求,单北京地区就购买了近300台发票打印设备,并配备了300人进行发票打印、规整、分类、递送等工作,每年花费数百万元。如能全面采用电子发票,则将极大提高企业运营效率,成本也可降低。”
    在这样的背景下,京东集团多次向国家部委及相关政府部门申请开展试点电子发票项目,于2013年6月开出内地首张电子商务领域发票,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电商企业。试点迄今,企业共开具电子发票400多万张,产品涵盖几乎所有品类,从图书到手机、电脑、电冰箱、零食饮料,甚至是奶粉尿布,都可以使用电子发票作为保修凭证,节约综合成本达上百万元,电子发票的成果已经显现。
    电子发票的发展应有制度和标准保障
    尽管电子发票有诸多好处,但要想加大发展,还需要更多政策和法律支持。其中一个就是“合法报销”问题。在采访中,笔者发现,不少企业采购者还是放弃了尝试电子发票,因为按照国家税务部门的要求,电子发票的试点,仅限于个人,无法作为企业报销凭证。不少消费者对此表示不解。
    京东集团华东总部财务经理陆小姐对此进行了解释,“目前电子发票还是处于国家试点阶段,暂时还是只能开具给个人,消费者在京东上采购公司物品,需要开具企业增值税专用发票,还是要选择纸质发票。”

    3.IPO涉税信批盘点

    2014-3-10
    首席财务官字体:
    【导读】鉴于涉税案件给新股发行工作带来的风险,将新股发行上市发行人纳税情况与财务状况并列予以披露应成为当务之举。
    近日(3月6日讯),证监会制定并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这是逐步推进股票发行从核准制向注册制过渡的重要步骤。实行注册制就是证监会要以投资者需求为导向,对发行人信息披露的准确性、全面性进行审核,不对其投资价值和持续能力做出判断。这也意味着,在“宽进严管”的进程中,将对信息披露提出新的要求。
    但是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的涉税信息披露仍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根据证监会等有关部门披露,在新股发行过程中,发现有不少涉税案件给新股发行工作带来极大的风险,若不能及时发现,将给证券市场埋下“隐雷”。因此,拟上市企业信息披露应当纳入IPO涉税信息,新股发行上市发行人纳税情况应作为与财务状况并列的信息予以披露。要求发行人对自身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整承担充分责任,将公司各项税务情况进行充分披露,特别是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时,应加大对上市公司税收信息披露及税务风险的关注,使投资者对发行人进行全面的了解。
    会计政策、会计估计变更影响利润涉税处理的披露
    因合理规划拟上市企业会计政策、会计估计而影响申报期间损益(如利息资本化、折旧费用),按申报报表各期利润总额以适用税率计算所得税。纳税收入主要包括流转税纳税收入和企业所得税纳税收入,以销售商品的增值税为一般纳税人为例,流转税收入体现于《增值税纳税申报表》,企业所得税收入体现于《企业所得税年度纳税申报表》。在很多IPO公司中,决定进行IPO之前会计报表主要用于纳税需求,往往采用开票确认收入的方法,并始终保持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申报的收入与原始报表上的会计收入一致。进入IPO程序后,增值税收入和企业所得税收入均应以其纳税规则确认,而收入确认则需要严格遵循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根据《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的规定,增值税主要采用销售结算方式来确认纳税义务,同时《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1年第40号》规定了“先开具发票的,为开具发票的当天”的开票即纳税原则。企业所得税中的收入依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确认企业所得税收入若干问题的通知》的规定确认,从原则上与会计准则的收入确认方法基本相同,即在确认收入时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注重商品风险转移,而不过多考虑结算方式。
    基于上述纳税收入原则,如果不考虑可能存在的非增值税应税业务,增值税纳税收入与会计收入的确认原则分属两个不同体系,同一期间确认的收入结果存在差异是很正常的,而企业所得税纳税收入口径与会计收入往往是一致的,所以通常直接取自会计报表中的不同类别收入进行申报。
    重大税务违法行为的披露
    原则上,凡被税务机关处罚的、实施机关处以罚款以上行政处罚的行为,均属重大违法行为,但实施机关依法认定该行为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且做出合理解释的除外。
    (一)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是指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因而受到行政处罚,且情节严重的行为。
    (二)原则上,凡被给予税务罚款以上税务处罚的行为,均属于重大违法行为,除非做出处罚的税务机关能够认定该行为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且能依法给出合理说明。
    (三)通常是指税务部门实施的,涉及公司经营活动的税务处罚决定。
    历史遗留税务的披露
    历史遗留的税务问题是产生税务风险的重要来源之一,对此,拟上市企业应积极与相关税务机关进行有效沟通,尽早解决历史遗留的税务问题,适当时还应向税务机关申请批复以明确涉税问题的处理方法,这是消除或降低税务风险的理想途径。申报财务报表对原始报表进行的差错更正中,如果涉及收入和利润的调整,往往会有流转税和企业所得税的补缴问题。当期补缴前期税款,属于“自查补税”行为,除收取滞纳金外,税务主管部门一般不会进行处罚。报告期内补税的性质和金额,决定补税行为是否构成审核中的实质障碍,补税的性质和金额,是由相关会计差错的性质和金额所决定的。
    (一)补税的性质。会计差错的性质,可以分为错误引起的差错和舞弊引起的差错两类。错误引起的差错,主要包括会计方法使用不当、会计未及时处理业务引起的跨期确认等所形成的差错;舞弊引起的差错,主要指前期由于避税的考虑,隐匿收入或虚构成本,导致收入和利润少计所形成的差错。错误引起的补税是容易理解的,但如果涉嫌前期逃税,那么补税的性质是比较恶劣的。
    (二)补税的金额。如果补税金额超过相关期间应交税金的一半甚至更多,那么说明差错和补税具有重要性。从差错性质上看,错误还是舞弊有时候并不太容易界定,但正常的错误一般不会形成巨大的补税,补税金额过大,往往可以判断为与舞弊存在关联。
    综合补税的性质和金额,金额过大的或明显源于舞弊的,一方面,不符合首发办法关于依法纳税的规定;另一方面,重大的补税源于重大的会计差错,而重大会计差错往往表明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重大的补税实质上违反了首发办法的相关规定,往往会形成审核中的实质障碍,所以报告期内应尽量杜绝或减少差错更正和补税事项。
    (三)审核风险。企业存在的欠税问题,在以往的发行过程中,是重点关注的事项,因为补缴所产生的迟延纳税将会带来税收滞纳金或税务处罚,有可能减少每股收益及股东权益。现在证监会对大幅度的补税、调账不认可了。凡出现此类情况的,一般都要至少经过一个完整的会计年度后,才能提交发行申请,使得企业错过了上市的好时机。如果企业在发行前临时大量补缴以前的年度税款,又缺乏合理性说明,即使税务部门出具了合法纳税的意见,仍具有较大审核风险。在实际操作中,往往是拟上市企业必须补缴完欠税后,再出具税务主管部门的证明,即可被监管层认可。
    企业重组税务的披露
    一般而言,企业在上市前,往往会对上市的控股架构和业务运营模式进行重组,使其在运营上更有效率,对投资者更具吸引力。在这一重组的过程中,企业往往会面临很多新的税务问题,通常包括:上市控股架构的安排是否在税务上更具效率;重组的商业运营模式是否带来新的税务成本;是否使关联方交易的转让定价问题更加突出;创办人、高级管理层和员工的个人税务问题处理是否准确;重组的架构是否在税收上对投资者更具吸引力等等。拟上市企业如果能及早关注上述问题并积极采取措施,将业务重组与税务筹划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既能满足企业的商业规划,还能有效降低税务风险。
    转让定价税务的披露
    在转让定价中同样有可能因为交易不符合独立交易原则而被进行纳税调整。一般来说,被认定为转让定价对象的企业主要包括:连续数年营业亏损或盈利上下波动的企业、关联交易和非关联交易利润率存在差异的企业、与低税率地区关联企业业务往来数额较大的企业、存在特许权使用费或者其他服务费用支付的企业、使用不常见的转让定价方法的企业等。
    税收优惠依赖的披露
    IPO公司对税收优惠的依赖,主要是流转税中的增值税退税以及企业所得税的优惠税率,流转税中的增值税退税,包括销售软件产品退税、销售农业产品退税、销售军品退税,以及销售废旧物资退税等;所得税优惠,包括高新技术企业优惠税率、软件企业优惠税率、农业企业优惠税率、西部大开发企业优惠税率等等。
    (一)税收优惠的合法性。守法经营的问题,主要是指享受地方政府制定的不符合国家规定的税收优惠政策是否构成重大违法行为。基于招商引资、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等考虑,地方政府越权批准税收减免、缓缴、返还的现象屡见不鲜。合法的税收优惠都明确有国家税务层面的文件依据,地方性的一些税收优惠政策并不符合法律法规,实质上属于地方财政的返还或奖励。尽管收到的税收优惠都计入营业外收入,但合法的税收优惠形成的营业外收入不属于非经常性损益,利润指标中无需扣除,不合法的税收优惠属于非经常性损益,利润指标中应予以扣除。
    (二)税收优惠的持续性。税收优惠在可预见期间内可以持续享受,比如,持续满足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而享受1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国家长期扶持自主软件研发故增值税返政策能够持续享有等,能够有力地保证IPO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如果税收优惠不能持续,则可能对IPO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在短期内造成不利影响。
    (三)税收优惠占净利润的比例。《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发行人的经营成果对税收优惠不存在严重依赖。”在实际操作中,如果税收优惠占各期利润平均达到20%以上将会构成严重的税收依赖,同时将构成IPO的绝对障碍。在有着严重税收依赖问题的申报企业中,严重的税收依赖将令企业业绩出现极大的不确定性。当一家企业确定上市目标后,地方政府往往将其当作重点企业予以照顾,这非常容易导致地方政府滥用公共资源对上市企业进行不恰当的利益输送。对税收优惠的依赖,主要体现于其占净利润的比例。如果占净利润的比例超过一半甚至更高,或者高于同行业水平,且假定其未享受税收优惠的条件下,报告期内盈利能力较差甚至亏损,则很可能税收优惠依赖会成为审核过程中的实质性障碍。如果虽然占净利润比例比较高,但假定其未享受税收优惠的条件下,报告期内IPO公司仍然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则一般也不视作存在税收优惠严重依赖。
    (四)是否因此存在重大偿债风险。由于相关税收优惠政策缺乏法律法规支持,发行人享受的税收优惠存在被主管部门追缴的风险。与未按规定缴纳社保等其他问题的解决方式一样,企业一般由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承诺,如未来税务主管机关要求补缴相关税款,将由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无条件补缴。
    整体变更及分红纳税情况的披露
    如果申报对于整体变更及分红的纳税问题披露不充分,或者存在重大瞒报时,将会构成上市的实质性障碍。整体变更及分红纳税情况必须充分披露,审核的关注点在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巨额税款未缴纳的情况,是否会影响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合规情况及资格,从而影响到发行条件。纳税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时及各期分红的纳税问题,是监管层重点关注的内容之一。如果申报对于整体变更及分红的纳税问题披露不充分,或者存在重大瞒报,将会构成重大的实质性障碍。
    核定征收企业所得税的披露
    在实务中,一些企业在账册齐全的情况下,为尽可能地规避企业所得税,也存在核定征收企业所得税的情形,核定征收实际上变质成了一种变相的税收优惠。对于IPO公司本身或其重要的子公司,如果报告期内存在核定征收,那么是否符合税法规定,是很难自圆其说的。如果自认为符合核定征收的条件,即是承认了账目混乱、无法准确核实收入费用等前提条件,那么公司的会计信息基础根本无从谈起,其提供的财务报表的真实性也无法保证。如果自认为内控有效,可以准确核实收入成本,那么就不符合核定征收的条件,未能依法纳税,有偷漏企业所得税的嫌疑。报告期内,IPO公司本身或其重要的子公司不能存在核定征收的情况,如果存在,则应在报告期第一年开始执行查账征收。此外,由于IPO公司往往自认为报告期外的财务也具有规范性,即隐含的意思是并不实质符合核定征收的条件,所以实务中往往需要对以前年度的核定征收按照查账征收的标准进行测算税收差额。该差额是否补缴,一是考虑发生的年度,如果年代久远,一般不需要再补缴,如果报告期外两年以内,则补缴的可能性较大;二是考虑税务主管部门的态度,如果税务部门认为公司的行为并不违规,亦不会再追缴税款,一般情况下也不需要再补缴。
    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的披露
    大部分IPO公司具有高新技术企业证书,并在证书有效期内享受15%的所得税优惠税率。取得高新证书并持续享受税收优惠,主要满足四个量化的指标,包括大专以上员工占总员工的比例(30%)、研发人员占总人员的比例(10%)、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例(2个亿以上不低于3%、5000万至2个亿不低于4%、5000万以下不低于6%)、高新技术产品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60%)。招股说明书中,需要对报告期内IPO公司的员工结构(员工总数、员工按学历分类、员工按工作性质分类)、核心技术、研发项目和研发费用等做详细披露。通过披露,可以大致推测出部分核心指标(大专以上人员、研发人员、研发费)是否实质性满足高新技术企业的条件。实务中,部分IPO公司完全不考虑招股书中可能的信息披露,通过拼凑或做假取得了高新证书并享受了税收优惠,但IPO过程中却难以自圆其说,容易引起审核及社会舆论的质疑,故存在实质性的审核风险。

    4.How to Get Your Profits Out of China

    Posted on March 10, 2014 by China Briefing
    By Angela Ma, Dezan Shira & Associates
    BEIJING – Wholly Foreign Owned Enterprises (WFOEs) are able to repatriate funds out of China in a variety of forms, for which tax implications vary according to the form of repatriation used and the Double Taxation Agreement (DTA) in place between China and the recipient country. The four most commonly used channels for profit repatriation are dividends, loans, service fees, and royalties. While WFOEs can repatriate funds to an overseas shareholding company in any of these forms, 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funds may be repatriated using dividends or loans only if the recipient entity is a shareholding company of the WFOE.
    In the United States, for example, a WFOE repatriating profits to a U.S. shareholding company using dividends would be subject to a 10 percent Withholding Tax (WHT) based on the DTA in place between China and the U.S.; the WHT paid in China could potentially be claimed as a foreign tax credit in the U.S. to reduce the shareholding company’s income tax burden.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not all profits can be repatriated – a number of conditions must be met before any dividends may be distributed. A portion of the profit (at least 10 percent for WFOEs) must be placed in the WFOE’s reserve fund account until reserve holdings reach 50 percent of the WFOE’s registered capital.
    The WFOE may also remit undistributed profits to a U.S. shareholding company by extending a loan to the overseas shareholder. The WFOE’s interest income would be subject to a 25 percent Corporate Income Tax (CIT) and a 5 percent Business Tax, although the CIT paid in China may later be used to offset the U.S. income tax liability incurred according to the terms of the China-US DTA. Regardless, Circular 59 requires that overseas lending be limited to the overseas parent company’s share of profits in the China WFOE, which is the sum of the WFOE’s dividends payable and undistributed profits attributable to the overseas parent company’s shareholding percentage in the China WFOE.
    The WFOE may also repatriate funds in the form of a service fee by signing a services agreement with an overseas company. The service fee would be subject to a 6 percent Value-added Tax (VAT) and related surcharges, and possibly also CIT (3.75 to 12.5 percent), depending on the existence of a “permanent establishment (PE).” If made in connection with the use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e.g., patents, copyrights, trademarks, and proprietary technology), the payment would likely be regarded as a royalty/licensing fee, and thus subject to a 10 percent WHT and 6 percent VAT with related surcharges.
    In order to assess which option would maximize repatriated profit and minimize taxes, it is necessary to consider which tax liabilities are likely to be incurred in both China and the recipient country. Taking stock of tax liabilities in only one of the two countries, or the nominal tax rates of only one form of repatriation, may mislead one into believing that whichever form offers the lowest nominal rates will be the most tax efficient, which may not necessarily be the case.
    In summary, profit repatriation techniques should be thoroughly considered ahead of time and preferably during the pre-incorporation stage. This requires the services of an experienced China-based accounting firm as this is primarily a tax, and not a legal matter. Such firms must be familiar with handling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to China. Following incorporation, as a post-incorporation exercise, the relevant tax departments must be contacted, and in some cases individually visited, to have the tax and repatriation structure explained to them. China tax officials are not always familiar with the nation’s double tax treaties and care needs to be taken to communicate to the tax officer in charge about the treaty rights of the business in China and why it may reduce taxes beyond the normal applicable level. When these procedures are correctly followed through the business may then benefit from this additional and enhanced ability to repatriate profits overseas following the initial annual audit of accounts, and every year thereafter.

    5.纳税义务不随合同约定而改变的税务稽查案例

    案情简介:税务机关对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进行纳税检查时发现该开发公司以31套商住楼抵冲取得土地的价款及有关规费,要求该开发公司对该业务产生的税款按规定申报缴纳。该房地产开发公司即提供了与县国资委签订的协议,协议约定以31套商住楼作价848万元抵该开发项目取得土地的价款及有关规费(商住楼由国资委用于安置回迁户),由此产生的所有税款、发票开具等均与该房地产开发公司无关。该开发公司认为以上产生的近90万元税款应由县国资委缴纳,对以上业务不应负有纳税义务。
    税法分析: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营业税暂行条例》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提供本条例规定的劳务、转让无形资产或者销售不动产的单位和个人,为营业税的纳税人。无论合同如何约定,该房地产开发公司作为以房抵土地等款,是税法规定的纳税义务人。
    2、与县国资委签订的合同中关于税款约定的协议不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三条规定,纳税人应当依照税收法律、法规的规定履行纳税义务;其签订的合同、协议等与税收法律、行政法规机抵触的,一律无效。某开发公司与国资委的“约定”违背了税法规定,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合同条款若与法律法规相抵触,不受法律的保护。
    纳税人销售不动产的营业额为纳税人销售不动产时从购买方取得的全部价款和价外费用(含货币、货物或其他经济利益)。房地产开发公司以31套商住房作为安置房抵冲取得土地的价款及有关规费,该环节产生的税收应以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作为纳税人要求其按规定期限申报缴纳。对逾期不缴或拒不缴纳的,应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有关规定处理。
    根据上述规定,税务部门责成该开发公司以31套商住楼作价848万元所产生的近90万元税款应以该开发公司为纳税义务人,按期如实缴纳。

    6.从第三方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进项问题

    D公司系“营改增”试点企业,委托个人运输货物后取得第三方Z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了进项税额。被税务局责成补交各项税费56.67余万元,并加收滞纳金,处一倍罚款。
    税官提醒:“营改增”试点企业纳税方式变化,企业应做到票流、货流、资金流三相符。
    案情概况:
    D公司是纳入本市“营改增”试点范围的物流企业。2011年底, D公司与S(个人)签订运输代理协议,由S为该公司运输货物,S无增值税专用发票开票资格。2012年,S为D公司运货后通过支付他人发票金额4%开票费用的方式,由Z公司向D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共24张, D公司取得了这些发票后在规定期限内认证通过后全部抵扣了增值税进项税额10.76余万元。
    税务局在“营改增”专项检查中发现了该问题。检查人员认为,根据相关规定,D公司从第三方取得的增值税发票涉及的进项税额不得抵扣,经取证、计算,向D公司追缴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各项税费56.67余万元,并加收滞纳金和处少缴税额一倍的罚款。
    案情分析:
    在询问中检查人员得知,S是通过传真机上收到的广告联系到开票方的。运输代理方为自然人,通过传真收到的广告找到第三方Z公司为其开票。S认为自己提供了真实的劳务,并且为对方取得了可以通过认证并进行抵扣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交易能够正常进行,便不会触犯税法。不论S的说法是不是推脱罪责的借口,这种违法违规的行为是不被允许的。
    而D公司则认为签订过合同、付清了钱款,并取得了对方提供的发票即可以进行增值税进项抵扣。这种错误的观点是目前“营改增”之后大部分物流企业的通病。在接受运输代理服务的过程中,D公司并未考虑过对方的资质以及发票的来源。没有资质的个人承担的运输任务怎能开出可以抵扣的运输发票?虽然交易是真实的,但这是明显的代开行为,作为一家正规公司,财务人员理应具有基本的辨别能力。无论是基于“不细心”,还是“营改增”后的理解缺失或不适应,这种行为已经违反税法相关规定。
    本案在“营改增”试点后的物流企业中很具代表性。提供服务一方无资质,为做成业务找他人代开发票,接受服务的一方不重视发票审验,接受了对方从第三方代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上述行为符合《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纳税人取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处理问题的通知〉的补充通知》(国税发〔2000〕182号)中定义的“购货方从销售方取得第三方开具的专用发票”以及“受票方利用他人虚开的专用发票,向税务机关申报抵扣税款进行偷税”行为的规定。
    法规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国务院令第538号)第九条规定,纳税人购进货物或者应税劳务,取得的增值税扣税凭证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税务主管部门有关规定的,其进项税额不得从销项税额中抵扣。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纳税人取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处理问题的通知》(国税发〔1997〕134号)第二条规定,在货物交易中,购货方从销售方取得第三方开具的专用发票,或者从销货地以外的地区取得专用发票,向税务机关申报抵扣税款或者申请出口退税的,应当按偷税、骗取出口退税处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及有关规定追缴税款,处以偷税、骗税数额五倍以下的罚款。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纳税人取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处理问题的通知〉的补充通知》(国税发〔2000〕182号)第一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无论购货方(受票方)与销售方是否进行了实际的交易,增值税专用发票所注明的数量、金额与实际交易是否相符,购货方向税务机关申请抵扣进项税款或者出口退税的,对其均应按偷税或者骗取出口退税处理。
    一、购货方取得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所注明的销售方名称、印章与其进行实际交易的销售方不符的,即134号文件第二条规定的“购货方从销售方取得第三方开具的专用发票”的情况。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加强企业所得税管理的意见》(国税发〔2008〕88号)第二条第(三)款规定,不符合规定的发票不得作为税前扣除凭据。
    处理结果:
    根据相关税收法律法规,向D公司追缴增值税、城建税、企业所得税等各项税费56万余元,并加收滞纳金近1万元,处少缴税额一倍的罚款56万余元。
    税官建议:
    “营改增”试点后,原本缴纳营业税的物流企业改为由进项税款抵扣销项税款的方式缴纳增值税,对于企业来说,税负减轻,但《增值税暂行条例》对于进项税额的抵扣有着严格的规定。试点初期企业对于增值税相关法律法规理解不透、不熟悉都可以理解,但若为了牟利借机“钻空子”,违规违法的代价是巨大的。对于试点企业,财务人员应该认真、全面地研读相关政策,对于增值税的管理,要严格做到票流、货流、资金流三相符。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久思财税—让您财税无忧
    • 上海·江苏·北京·天津·安徽·大连·福建·甘肃·广东
    • 广西·贵州·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吉林·黑龙江
    • 江西·辽宁·宁波·青岛·山东·山西·陕西·深圳·内蒙古
    • 四川·苏州·温州·厦门·浙江·重庆·珠海·新疆
    聘财网-专注财税金融人力资源服务平台
  • 沪ICP备13039897号